首頁> 腕表資訊> 巴塞爾表展>

重大新聞 整個鐘表圈沸騰 擁歐米茄寶璣,寶珀,雅克德羅,浪琴等多家品牌斯沃琪集團宣布退出2019巴塞爾鐘表展 明年新表該去哪兒看?

2018-08-30 來源:二手表之家 采編:旅人 正在瀏覽:37人 評論:

多家國內外媒體發布了一條鐘表圈的重磅新聞:據瑞士報紙NZZ am Sonntag消息,斯沃琪集團老板尼克 · 海耶克先生(Nick Hayek)宣布斯沃琪集團將不再參與 2019 年的 Baselworld(巴塞爾國際鐘表珠寶展)全球最大的手表集團斯沃琪將不參與明年的Baselword(巴塞爾國際鐘表珠寶展)。斯沃琪集團曾是巴塞爾展最大的參展商。斯沃琪集團的發言人稱,鐘表業務逐漸變得“更加透明、更加快速和更加自發”,Baselworld的意義和作用正在削弱。

歐米茄、浪琴、天梭所在的全球最大手表集團斯沃琪退出2019巴塞爾


歐米茄、浪琴、天梭所在的全球最大手表集團斯沃琪退出2019巴塞爾


昨天,鐘表圈一個重磅消息出現了:世界上最大的鐘表集團斯沃琪集團總裁尼克海耶克宣布2019年整體退出巴塞爾鐘表珠寶展。這個整體的意思就是,旗下10多個品牌共同撤出,包括寶璣、寶珀、雅克德羅、歐米茄、浪琴、美度、漢米爾頓、天梭等等。這意味著最重要的一號館一樓會空出一大片區域。

我是在下午看到的外媒報道,這個消息的真實性已經被確認,而且消息來自瑞士最權威的瑞士報紙媒體NZZ。隨后,HODINKEE上也出現了由Benjamin Clymer寫的報道。

巴塞爾鐘表展2018年的數據就不太樂觀,參展品牌減少了50%,從2017年的1300家減少到700家左右,展覽時間也由8天縮短到6天(作為巴塞爾官方邀請的合作媒體,兔子的感受可能會更深,因為今年我的住宿安排都被縮減了,而且取消了延續好幾年的船屋)。

而且,每年巴塞爾最熱鬧的百年靈大派對(屬于巴塞爾期間累死也得去的項目)也居然取消了,品牌方表示“這的確省了一大筆錢”。

這兩年離開的品牌包括愛馬仕、芝柏表、雅典表和摩凡陀集團等等。而且在展覽鼎盛期,有不少品牌還自主把展廳搭在展館外蹭東風,比如LV都要包展館外的郵輪和特別的居所,開車邀請媒體和VIP一一體驗(每年LV的正式午宴對我來說都是極其奢侈的,因為在巴塞爾努力干活的媒體根本沒時間吃一頓正常飯,連去洗手間的時間都需要擠)。

其實時尚品牌們的撤離更早,除了LV走了幾年外,Fendi也在今年悄悄離開。Dior雖然還留著展館,但完全取消了邀請媒體來看新品的流程,而是把新品發布放到了巴黎,和時裝部分結合在一起。

對于一些時裝品牌來說,這個所謂的專業鐘表展覽顯得有點雞肋,畢竟對它們來說手表屬于小門類。但沒想到的是,專業制表品牌似乎也有同感,就在今年巴塞爾展鄰近結束時,大家還在思考,誰會是下一個離開的?

誰都沒想到,會是主力的斯沃琪集團,10多個品牌的展位空缺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離開必然是各種原因綜合下的決定,但首先表現出來的一定是成本壓力。

斯沃琪集團顯然不愿意再分擔Herzog & de Meuron昂貴的設計費(巴塞爾展館的設計方),羊毛都要出在羊身上。展館新面目出現后,自然大家得為此多掏錢。有報道稱,主要展商參展預算大約為5000萬瑞郎,包括員工和客人的交通酒店費用(整個Swatch集團估計為4.3億瑞郎)。

其次,雖然去年瑞士鐘表業的出口成績單是好看的,至少回暖了,以199億瑞郎收官,比上一年的194億多了5億瑞郎。而且最重要的亞洲市場也以4.8%的增幅領先于其他洲,最明顯的一個數據是,全球最大的中國香港市場止跌反升,這是強心劑……

但這些數據并不代表,一個實體展出的模式依然能夠很好地存在下去。

換句話說,互聯網時代,有太多展示產品的方式了,但巴塞爾鐘表展的模式已經經歷了100年,變動是很正常的。

兔子不說太多的歷史,但是可以把展覽的脈絡挑幾個重點捋一遍。

巴塞爾鐘表展的參展商包括鐘表、首飾、寶石以及相關行業,展覽開始于1917年,第一屆的名字叫“Schweizer Mustermesse Basel(MUBA)瑞士巴塞爾樣品博覽會”,最初都是針對瑞士自己的商家。

直到1972年MUBA“Europe's meeting place(歐洲商會的聚集地)”,瑞士鐘表博覽會向來自德國、法國、英國和意大利的歐洲展商敞開大門。直到1983年,展會才第一次用“Basel”命名,1986年以后,歐洲以外的展商也開始被邀請,當然還有歐洲以外的參觀者。

它逐漸從一個瑞士的展覽變成全球鐘表珠寶業的狂歡。

展覽起源于“馬車時代的尾聲”,在那個時候,商人們要慢慢把自己的產品運來一個地方集中展示,而且在當時,這確實是最好最方便的辦法。而這百年來,展現產品的方式并沒有根本性改變,直到互聯網時代快速到來,沖擊早在幾年前就預示了。

相對于中國市場,歐美人對于互聯網的反應并沒有那么快,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可以看到在歐洲紙媒依然強勢,載我們的大巴司機一有空閑會停下來看著報紙,手上拿著的是翻蓋手機。這樣的情景在中國很難想像。

但目前瑞士鐘表很大的消費群體在以中國為主的亞洲市場,展現模式和接受模式之間已經出現偏差。

也就是說,我們有越來越多的方式接受新的信息,比如網絡直播,或者在各個市場單獨做產品發布,而不是非要一群人飛大老遠集體去看表。

另外,海耶克也表示暫時沒有打算去SIHH,也就是說,斯沃琪集團的初衷還是認為這樣在巴塞爾做實體展示的模式“性價比”太低了。

這比起早兩年,不少品牌紛紛出逃SIHH更嚴峻,后者被認為是避開巴塞爾的無用流量(“無用”是指跑量和高端之間的不兼容,不要誤會),做中高端的精準生意。

這個消息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兩大門面——百達翡麗和勞力士,當然還有LVMH的4個巨頭。目前,勞力士和巴塞爾官方的合約還在有效期內,不出意外,以勞力士一貫的穩健風格,應該不至于退出,百達翡麗在今年展會結束時也表明了2019年繼續參展,但對于其他還存在的品牌是否會有影響就不好判斷了。

但是,小編認為(今年已經是我參加巴塞爾鐘表展的第10年),這純粹是業內信息,也就是說,對普通消費者而言并沒有太大影響。10年來,我見過紅火期品牌紛紛為中國市場特意租酒店搭臺,也終究會見到蕭條。

100年的實體展覽模式總要變,因為時代在變,我們不得不面對,究竟怎樣應對,現實會逼人思考。

其實就在今年巴塞爾鐘表展結束時,巴展官方人事變動,總經理Sylvie Ritter離職,Michel Loris-Melikoff接替。海耶克也曾表示自己對官方處事方式不滿,認為沒有充分聽取展商意見,多年來一成不變。

至于斯沃琪集團接下來會怎樣玩,怎樣發布新品以及邀請經銷商訂貨,這個完全不用我們發愁,商家們自然會有對策。據小編了解,斯沃琪集團極有可能選擇1月日內瓦表展前后,單獨做發布。

至于買表的你們,只管準備好錢包,你終究會在同樣的時間,在店鋪看到自己想要的產品,就像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
版權所有: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以及任何形式使用

評論列表(1)

哪兒看?手機電腦上看唄

2018-11-09
  0  0
回復:
登錄后您就可以點評了

忘記密碼?

如有以下帳號也可快速登錄

沒有二手表之家賬號?注冊賬號

關注微信
關注微信

熱詞

120张麻将机调几档